This is Test Page 水乡商标:我人生变化的着色点 

水乡商标:我人生变化的着色点

我出生在江苏省高邮市里下河的水乡泽国,耳目之所触,无非是水。除了水,我几乎家徒四壁。

每天清晨,我背着书包,沿着沟边的羊肠小道去上学。运气好的时候,会发现清亮亮的沟底卧着一枚青壳鸭蛋。那时,我会欣喜地伸手将它捡起来,用衣角拭净水渍,小心地放入口袋。放学后,当我举着鸭蛋奔向母亲时,母亲枯瘦的脸上就会绽放出难得的笑颜。每当攒足10枚鸭蛋后,母亲就会将找来的黄土捣碎,并用盐水拌上黄泥,将鸭蛋一枚枚地裹上黄泥放进瓦盆里。过些时候,从来都是豆腐青菜的饭桌上就会多了一枚鸭蛋,而母亲也会小心翼翼地敲开鸭蛋一头,剥去少许蛋壳后递给我。我用筷子一扎,那“滋滋”冒出的黄油,顿时会让我迫不及待地用筷子挑一点送入口中。那微咸的鲜香味道,让当时的我如获至宝,但又不敢一次吃完,而是一顿只吃一点点,要好几天才能吃完。

高中毕业后,没有任何生活来源的我想起了幼时看母亲腌鸭蛋的情景,随后用向上海注册公司网借的50元钱买了10公斤鸭蛋,并模仿母亲的样子腌起了鸭蛋。经过甜蜜而焦急的等待后,鸭蛋终于腌好。逢集的时候,我用一个小竹筐背着到集上,结果全部卖掉,赚了20多元。于是,胆子渐大的我又向亲戚借了2000元,做起了咸鸭蛋生意。

生意还算顺手。1990年,我建起了水乡蛋品厂,由于我都是收购正宗的高邮散养麻鸭蛋,且价格低廉,每年能挣十余万元。当时,我本可以小富即安地过寻常日子,可有一件事撬动了我骨子里不服输的个性。

那年厂子里的会计小李,将来高邮游玩并想买点正宗高邮咸鸭蛋的上海亲戚带到厂里。谁知那人看到用塑料袋装的咸蛋后,皱着眉摇摇头说:“这是什么高邮蛋?没有商标,连个包装也没有。”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,也让我看到了企业潜在的危机。看着我郁闷的表情,小李献计说:“没有商标,我们可以‘借鸡生蛋’,交点钱,贴个别人的商标不就行了吗?”

于是,我与一家拥有注册商标的企业签订了加工合同。就这样,自己辛辛苦苦生产的咸鸭蛋,贴上了别人的牌子,俯首帖耳地为他人作嫁衣。虽然开始时一年还能挣二三十万元,可是后来贴牌的人越来越多,利润也就越来越薄,到最后甚至临近亏本。我的心情也由此坏到极点,这时高邮工商局商广科的同志登门指导工作,提出让我自己注册商标试试看。在他们的帮助下,我很快注册了水乡商标。我们将商标印在精美的包装盒上,邀请浙江客商前来免费品尝。有了商标,犹如有了身份证,我们的咸鸭蛋不再是“黑户口”,一些企业愿意和我们订合同,我们在逆境中慢慢爬坡,企业的效益也开始有了转机。

在随后的几年里,企业有了一定的知名度,我们又开始申报知名商标。知名商标认定下来的时候,我们的厂子也升级为公司,生意做得风生水起。

2005年,我们在淘宝网上开了网店,生意很红火。如今我们的年利润是几百万元,我也从一个不名一文的穷书生,变成一个身价千万元的富商。如今想想,一路走来,除了个人吃苦耐劳外,是商标让我们的企业插上了腾飞的翅膀,也让我想到了今后努力的方向――申报著名商标、驰名商标,通过实施商标品牌战略实现企业更大的发展,用我们的诚信经营回馈消费者。

标签:上海公司注册 上海商标注册
分类:代理记账 | 站内技术支持:| 查看: 次| 发表时间:2017-05-12 12:04:00
分享文章:

各区公司注册